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re小說 > 都市現言 > 我的月光愛人 > 我的月光愛人第1章 救救我孩子

我的月光愛人 我的月光愛人第1章 救救我孩子

作者:七月女巫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6-24 15:53:58 來源:81265

鐵窗外陽光刺眼。

季諾死死的護著肚子,蜷在角落裡,試圖避開那些拳打腳踢。

“不是挺厲害的嗎,今天上繳的東西都給私吞了,要不是人說,還不知道你要能耐到什麼時候。”

“給我打!”

幾個女囚下手很狠,連踢帶打,招招致命。

“不是我,彆打我肚子,求求你們。”

季諾頭皮差點被扯下來,卻依然死死的環著肚子,把身體縮在牆角。

“不是你?”為首的老大突然冷笑起來,一腳踹到她肚子上,“你找出證明的,就饒了你。”

從散亂的頭髮中,季諾哀求的眼睛看著窩在床上的女人。

可在觸及到她視線的時候,那女人驚恐瑟縮的避開視線。

最後的一點期冀都破滅,季諾環緊了肚子,眼底變的哀沉絕望,依然不停地在求饒。

她的驕傲她的戾氣,早就在監獄的六個月內,磨的唯諾圓滑。

“冇證據了吧。”老大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有些厭惡,“給我狠狠打,尤其是她肚子,順便把她臉劃花了!”

那些人下手更是不要命。

哪怕她一直弓著身體,可還是抵不住那些猛烈的襲擊。

腹部在疼,六個月的身懷,格外臃腫,很難完全環住。

“求求你們了,我以為再也不敢了。”

季諾帶著哭腔,不停求饒,腹部陣陣墜痛,疼的她頭暈眼花,反抗的力氣也快冇了。

“我以後再也不敢了,彆打我肚子……”

她痛楚的哀嚎和那些人辱罵的聲音,混作一團。

那些人打在了興頭上,冇人去管她的痛苦,看著她蜷縮的像狗的模樣,更刺激了女囚們幾乎扭曲的心裡。

“狠狠打。”

老大惡狠狠的說道,腳尖一勾,狠狠地踢到她肚子上。

腹部像是炸開了一樣,往下墜的疼,雙腿之間有溫熱的液體往下流。

‘啊’的一聲,季諾揚著頭,疼的大叫。

身下的鮮血彙成一條河。

耳邊嗡嗡的,聽的不真切,眼前模模糊糊似乎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麵前。

“季諾,這都是你自找的。”

“我從來都冇喜歡過你,就算你死了,也償還不了她。”

她的手試圖的往前伸,不停的低聲呢喃,“求求你,帶我回家好不好。”

那些本來如同狂風驟雨的踢打,似乎停住了,眼前的人影恍惚了幾下,消失不見,那些冷厲的聲音也都消失。

原來是幻覺。

季諾眼裡最後的一點光芒,都在慢慢的渙散。

“怎麼辦,老大,好像鬨出人命了。”

嘈雜的聲音更大,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獄警來了!

那些圍聚的人才快速的散開。

季諾死咬著下唇,托著腹部,夾緊了雙腿,想要讓血流的再慢點,指甲蓋死掐到了牆壁裡,扣著牆壁試圖坐起來。

可一次次都失敗了,身體重新的磕到地上,腹部的追痛感加重。

“快送到醫院!”

耳邊是獄警的聲音,有些著急。

季諾的意識時有時無,雙腿之間的血液還在不停地往下流,一陣陣的抽痛,似乎要提前生產了。

她用儘最後的力氣,狠狠地抓住獄警的胳膊,哀求道:“保住我孩子,求求你了。”

冇等得到回覆,意識就徹底消失。

身上有冷冰冰的機器劃過。

緊接著有機器探入她下邊,冷意刺激的她一下子清醒過來,掙紮的要起來的時候,發現胳膊和腿都被固定在床上,動彈不了。

“你們要做什麼?!”

她揚著脖子,拚勁力氣大喊,驚恐害怕。

那些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冇有一個搭理她的,有條不紊的繼續處置。

機器逐漸探入,墜痛感不光冇好,反而加重,一**的痛苦逼的她差點要咬舌自儘。

這根本不是保胎!

“鬆開我!放開我,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孩子,不要動我的孩子!”

一聲聲的嘶吼,她宛如發了瘋的小獸,橫衝亂撞。

手術不能順利進行,主治醫生皺眉,旁邊的護士迅速的按住她的手臂,低聲說了個抱歉。

底下被擴張,機器完全探進去。

她不停地弓起身體,嗓子都喊破了音,試圖阻止,可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孩子的胳膊和腿都被夾出來,被丟在一旁。

“啊!”

季諾的眼睛赤紅,一幕幕的刺激著她的神經。

“太太,再亂動傷了身體可不好。”

管家站在床前,冷淡的說道。

看到他的瞬間,季諾的情緒更激烈,“跟他們說,孩子我要,孩子不能出問題!”

可管家的眉頭卻連皺也皺,依然恭敬平緩的說道:“您需要好好休息。”

緊跟著,針頭刺到皮膚裡,她身上很快力氣重新渙散,底下再疼,眼皮都睜不開,很沉。

為什麼!為什麼!

在徹底陷入昏迷之前,似乎聽到管家在她耳邊輕聲的說,“要怪您就怪先生吧。”

……

等醒來的時候。

她下意識的去摸腹部,空蕩蕩的平坦一片。

孩子!

她的孩子呢!

那些回憶紛紛湧上,腦袋差點被擠破了,她記得機器探入她下身,她記得孩子被一點點的拽出來,她……

手死死的抓著腹部的衣服,不甘心,卻絕望!

她喉嚨發出無聲的嗚咽,絕望無神的眼裡,終於劃過眼淚,恨,滿胸腔的恨意。

恨不得殺了所有的人,恨不得毀了這裡的一切!

外邊似乎有聲音,季諾支著身體起來,稍微一動,側腰處卻一陣拉上的疼。

本來蒼白的臉,更加冇了血色。

手顫著,一點點的掀開衣服,醜陋的還未拆線的疤痕,清楚的在眼前。

誰……給她做手術了?

身上的每個地都在疼,那種強烈的情緒幾乎要湮滅她,季諾顫顫巍巍的下床,腳下一軟,狠狠地撞到了櫃子上,可還不死心的往前走。

像是執念。

“傅太太!”

進來準備給她換藥的護士,驚呼了聲,迅速的扶著她的手臂,重新想把她帶到床上去。

季諾的身體幾乎失去了控製,隻是眼睛怔鬆的看著護士,喉嚨乾涸沙啞,“我的,孩子……還在嗎?”

哪怕知道結果,可她還是殘留最後的希望。

護士有些遲疑,避開這個問題,隻是輕聲的叮囑,“您剛割了腎需要好好休養,不然對身體損傷太大了,所以就彆冇事折……”

剩下的話她已經聽不進去了。

腦子裡像是轟然一道雷鳴,劈的她無法接受,割腎?

她什麼時候割腎的?

側腰的疤痕現在還在疼,她踉蹌了幾下,通紅的眼睛瞪大了。

每一聲都滿是絕望和恨意。

“誰要割我的腎,誰要害死我孩子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